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奥伟x刘杰辉】唯一,以及偶然

赶紧把这篇超短的文结掉我好开车。前文戳这里http://shzzergleam.lofter.com/post/1cb3131e_bbabbe4


唯一2

  “抱歉,你说什么?”


简奥伟玩味地看着刘处长脸上从未露出过的惊讶神情,而且他们都知道,善于捕风捉影的刘杰辉是绝对不会听错一个字的。


简奥伟平静地抿了口茶。他在等待。他不用抬头就可以在脑中描绘刘杰辉此刻眸中充斥的不解和怒意,收紧的双手交缠得更紧,但他不可能反驳什么,更不可能绕过茶几掐上大律师的脖子要求他把话说明白。他也不会服输,正相反,他会在在脑中拼命揣摩这句话的意思,时机成熟时再不冷不热地回他一句。


简奥伟喜欢刘杰辉思考的样子,这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只小兽,一只绝对不会屈服的,固执的小兽。刘sir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他甚至在官场上也是这个样子的,哪怕腹背受敌也绝不认输。


但是大律师忽略了一个事实。


这是在刘杰辉家,不是在港警总署的审判席上,更不是在办公室中。在这一点上,处长有足够的信心扳回一城。


所以。简奥伟惊讶地瞪着刘杰辉耸耸肩,站起身,放下茶杯,自顾自地走向里屋的房间。他惊讶刘杰辉哪怕乐意这样做都没拉开门请他出去(尽管丢他一个人在雨夜里好像不大礼貌),另他更惊讶的是刘杰辉下面的话。


“简先生我要关灯了,你就情愿在那里坐一晚上?”


“...不。”唇枪舌战经验丰富的简律师如今只能吐出这一个字。


“那就进来。”刘杰辉偏头笑笑,甚至扯开了领口,“不只是你需要‘那些别的’啊,Oswald.I need them too.”


扣子完全解开,白衬衫从肩头滑落的时候,刘杰辉刚好拐进一个房间。简奥伟盯着他消失的地方愣了许久才回过神,在心里回了刘杰辉一个微笑。他并不气馁。首次嘴仗失利的的懊恼已完全被心里涌动着的不明不白的感觉冲刷殆尽,而且,他明白这一次或许失利才更好一点。


*     *     *


刘杰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简奥伟正大大方方地斜靠在他自己那张单人睡显得过大的床上,西服外套随意地搭在他自己的椅背上,双腿交叠,身上相当体面地穿着件深灰色哑光绸马甲以及黑衬衫,手里翻着从他床头柜上拿的诗集,脸上又恢复了那种气定神闲的惯常表情。


“God moves the player, and he, the chess piece.”


“Which God behind God begins the conspiracy of dust and time and dream and agony?”刘杰辉笑着接上去,暗自赞叹简奥伟带着南方口音的朗诵声和着窗外的雨声简直称得上性感。“你也读博尔赫斯?”


“为什么不。”简奥伟抬起头满意地欣赏着眼前的风景。刘杰辉只披了件纯黑浴袍,水湿的黑发贴在带着细小伤痕的额角,敞开的前襟毫无保留地展示着胸口以及刀刻般有力地锁骨线条。他的身材并非特别健壮,却因此使他看上去更加的不好把握,更加难以捉摸。


更加迷人。


这个念头没在简奥伟脑海里停留多久就被打断了。因为刘杰辉凑了上来,紧挨着他躺下,胳膊肘随意地搭在他翻书的手旁边,裸露的小臂透着肌肉的力度,看上去真的就像自己一个人在家一样随便。


报复一样地,刘杰辉这种少见的悠然自得也没维持多久。因为就在他伸手拿书的当口,简奥伟以他始料未及的速度迅速摘下眼镜,彻底扯开他的浴袍领口,抓着他的手腕顺势一扣,接着警务处处长整个人就被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大律师的身下,半身赤裸,完全招架不住,而对方仍该死的一脸优雅的微笑,衣着整齐得体,仿佛这个动作预谋已久,只是此刻突然爆发,怪只能怪他刘杰辉自己未能做好准备。


“早就说过,有些东西只有你能给我。”


下一秒,简奥伟凑上去直接吻住了他的嘴唇。


窗外的雨仍在没完没了地下着,隐约透进来朦胧的光亮,在简奥伟的哑光马甲上化作均匀的浅浅一层银白,又给刘杰辉起伏不定的裸露肌肤镀上若隐若现的光泽。在二人渐渐激烈起来的动作之下,刘杰辉的思维中有一部分还回荡着他身上人方才的朗诵声,却仍能清晰连贯的思考。他需要简奥伟。在这个雨夜,他们都需要对方。无须辩驳也无需特意阐明。这就是见机行事,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在其背后又存在着一定的必然。那么清楚,那么明确,从两次听证开始酝酿,到阳台上的对话愈演愈烈,而此时此刻,偶然背后的必然正式推着他们走向高潮。肉体摩擦间毫无保留地描述着他们都需要的东西。


是的,刘杰辉想。或许这可以被称之为爱。即使不那么刻意又有什么关系?


他爱上简奥伟了。就这样。


END


不不不大家不要被这表面的纯洁欺骗了这是一辆车!重(pa)头(pa)戏(pa)会以番外的形式出现等我想好在哪儿发[😘

就酱!相当短的一篇文结得也比较混乱不要拍我。简刘不要太好吃。

中间那里,俩人明明都四五十的人了还非要装文艺青年[划死这句]对的诗是我相当喜欢的博尔赫斯«棋(之二)»也比较像他俩的。暗自觉得大律师这样的英文该是高雅的南方口音才对。嘿嘿嘿。









  


评论 ( 17 )
热度 ( 42 )
  1. 谦谦君子Sa温润如玉Gleam. 转载了此文字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