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刘】BORN TO DIE 向死而生

啊啊啊啊啊终于更文
我很努力地在意剧情了但还是好渣啊。叹气
-----------------------------


Chapter2

Giando Italian Restaurant中灯火灼烁。刘杰辉订的位置靠窗边,他看着窗外的夜色,玻璃反射金色的灯光,与夜幕的黑暗和霓虹灯盏融合在一起,形成微妙的冷暖平衡。他的五指轮流敲过桌面,一秒一个轮回。之前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戴领结,只是换上了纯黑色西装外套和暗红色的领带,尽管这样,刘杰辉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他这是第二次请人出来吃晚餐,和该餐厅气氛不符的是,他并非来谈情说爱,而是来谈公务。

早些时候梁紫薇来他的办公室放下一个文件袋。醉酒撞车的男子名叫简奥利,听名字就和他认识的某位知名大律师有关系。Phoenix问过当时的EU指挥官沈美怡,结果是简奥利在当时就打电话告诉他叔叔以求开脱。

按照刘杰辉的思路,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醉酒驾车和EU失踪两件事件的时间如此相近,他不排除简奥利,也就是Brian早先就和蔡元祺那伙人商量好制造事故来把EU引到他们方便下手绑架警员的地方。要查Brian和谁有关联,简奥伟是个不二人选。第一,以他的地位要调什么资料,询问什么信息都是理所应当,不会引起任何怀疑;第二他又是Brian的靠山,简奥伟逼问,他大概不会死不开口,何况刘杰辉早已见识过简奥伟那无懈可击的说话技巧;第三他们大概算远方亲戚,也不存在当时处理李家俊和李文彬的为难境地。

第四,他对简奥伟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这种信任从他接过照片的那一刻起在他脑中发芽,而后抽枝长叶,现在大概已成一片浓荫。他知道直觉并不可靠,但要他们警局来查不做通知恐怕又会引起简奥伟的怀疑,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纽带难免会变成危机。

所以今晚,他想了这个相当诡异方法见简奥伟和他谈谈这事,为的就是显得真诚一点,不让简奥伟感到拘束。

然而事实证明刘杰辉是错的。简奥伟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拘束的样子。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请他到警局直接谈好了。刘sir在心里默念。

大律师有个神奇的能力,就是可以把套衣服穿到不同的场合,从法庭到餐厅到刘杰辉面前,而且在哪儿都显得相当得体。今晚,他只是把钢灰色外套换成了纯色,可是从步调到微笑都和周围的环境那么相符,仿佛天造地设:他就该在这个时候走进餐厅,走到刘杰辉面前坐下,然后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差一点都不行。

“巴塔-梦瑞溪,给我准备这么好的酒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刘sir.如果这时候有Variationen uber ein Thema von Paganini就更好了。”

刘杰辉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挑了一下嘴角。简奥伟的先入为主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而对方也显然感到了他的不适应。大律师十指交叉撑住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他。“那么,处长,我们是先谈正事还是先吃饭?听说这家店的白块菌和藏红花pasta很不错。”

刘杰辉平时不太关注这些,也没有在来之前做足功课。他回头看看他的客人,简奥伟微微眯眼,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感受酒液滑入胃中时仍不忘盯着现在显得略有紧张的处长——暗红色领带和恰到好处的灯光让他年轻且更加英俊,简奥伟的目光捕捉到领带上方塑形精致的喉结滑动了一下。

“先吃饭。”刘杰辉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叫服务生。

简奥伟拿起刀叉的那一刻,刘杰辉深切地觉得自己没在面对一名律师,倒像在面对一位艺术家。他的脊背挺直,刀叉在修长的手指间滑动,刘杰辉听说简奥伟喜欢黑白相机,他想象着他按下快门的样子,冷静,沉稳,波澜不惊。

“刘sir你也说过,你找我来不只是吃个饭这么简单。”简奥伟搁下刀叉,“怎么,又是因为那辆冲锋车?”

“正是这样。实际上,我今天向请你帮我问问简奥利的事。我得到的信息告诉我...”

“Brian?他是我的侄子。”简奥伟敛住微笑。

“是的,他在冲锋车失踪前发生酒驾,我们的指挥官沈美怡曾给您打过电话。您那时想...”

简奥伟端起酒杯但并为喝一口。他透过玻璃看着刘杰辉的脸,暖色灯光下他们都不苟言笑。他注意到刘处长在无意识地打量自己,手指依然轻轻敲打着桌面,食物也只吃了一点点。他并非在试探。刘杰辉的眼神无论何时都坚韧如一,这是他的完美屏障,简奥伟知道自己不用去试图攻破,因为那只是徒劳。那种眼神蕴藏着勃勃生机,他想,哪怕知道自己处在危险的境地,这双眼睛照样坚毅如初,无惧飞蛾扑火。

刘杰辉依然板着脸,沉默中他们剑拔弩张。

简奥伟突然笑出来并叹了口气。“见谅,刘sir,Brian这孩子太让人操心了。”

“恐怕是这样的,简先生。所以我还有一事相求...”他坐直身子。

“嗯?”

“我想请您帮忙查一下,简奥利在冲锋车失踪之前,常跟谁接触。”

大律师略扬了扬头露出询问的眼神,刘杰辉点头使对方意会。

“我知道Brian并非什么好孩子,但那些人,或许还不至于,不过你的意思是,他的出现和EU的失踪太巧合了?”简奥伟放低声音。

“是这样。”刘杰辉沉吟了一会儿。

“而且我怀疑,他可能和蔡sir的人有联系。

简奥伟偏过头去看着窗外。刘杰辉不急,他可以等。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大律师终于回过头来。

“我答应你。”

刘杰辉长舒一口气。他举起酒杯对简奥伟笑了笑。“谢谢,简先生。”

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酒液在酒杯中轻颤,简奥伟隔着酒杯看刘杰辉的面部线条,微笑让他更活泼也更亲切了些,还是这样的警务处处长比较令他满意。

他们共饮。放下酒杯后,简奥伟在刘杰辉拿起刀叉前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刘杰辉微微抬头。

“以后叫我Oswald就好了。”

“Oswald,叫我Sean.”刘杰辉又相当好看地笑了笑。“这次我真有点饿了。”



他们离开饭店时已将近九点。简奥伟背对着刘杰辉的方向走开,拉开一定距离后取下袖扣,收到西装的衣袋里。他已将刘杰辉在灯光下微笑的场景嵌入脑海。他对着被霓虹晕染的夜空笑了笑,回想刘杰辉独有的,似飞蛾扑火般的坚毅眼神。

TBC


后面部分有点奇怪,因为边看龙清泉举重一边写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啊看好几遍了越看越爽x还是请大家谅解!

警花快要被绑了。写这种文总感觉自己逻辑上和节奏都差功夫,呜呜。
算作Jerome宝贝儿的七夕礼物。宝贝儿我爱你。
最后祝大家都七夕快乐!!!:D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