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刘】向死而生 BORN TO DIE

....懒惰的lo主已经懒到不想说明。

Chapter3


直到电话铃响起来时,刘杰辉还没从他的沙发上坐起来。可能是因为睡眠不足。他在柔软的沙发上翻了个身拿起手机,显示屏上Phoenix的名字闪烁着。

他接起来。

“Phoenix?”

“辉,快过来警局。有一辆和失踪的EU完全相同甚至车牌号都一样的车在主路上跑。不是我们派出去巡逻的EU.这辆严重超速,已造成交通事故。”

刘杰辉整个人好像被从天而下的冰水灌了个透。

“我要坐标。”他一边拿起耳机戴上一边利落地穿好衬衫冲下楼,临走时一把抓起鞋柜上的车钥匙。“车到哪里了?”

“隔你家两条街,sir.”

“叫警车全速追,我从侧面抄过去跟它。”

“Yes sir.上车后请打开车上的无线电以便我们定位你的坐标,注意安全。”

两条街。刘杰辉迅速放下手刹,踩油门和车门的动作几乎在同一时间完成。他来不及披上西装外套,单薄的衬衫挡不住因为疾驶而卷入车厢的冷风。宽敞而明亮的酒店大堂似乎在一个世纪前就已经离开了他。刘杰辉单手打开副驾驶座前的储物箱扯出手枪,拧开车内的无线电开关。他试图无视掉从周围车中传来司机不满的呵斥声可那几乎不可能。

“Sir,你和它只有一条街了。我们的人还要一会儿才到。我已经把你的车牌告诉交警,他们不会找麻烦。”

“准备好那个路段的监控。警车还有多久才能到?”

“十五分钟,sir.”

十五分钟,这意味着他必须在十五分钟内面对那辆车可能出现的全部突发情况。

他不大相信那真的会是失踪的EU,更不相信这是某个犯罪团伙的恶作剧。那车里坐的人很有可能是蔡元祺的余党,至于别的可能性他没有时间多想----该车已经伤了人。一旦发生交火,他甚至说不好自己能否撑到警车赶来。

“Sir,有情况,那辆车突然转弯往出市区方向开了,前方五十米有路口请迅速掉头!”

...该死的!

刘杰辉死死踩下刹车才来得及在冲过停车线前停下,行人尖叫着躲开,刺耳的摩擦声划破黑暗的夜幕。他再猛给一次油门,速度盘上指针继续攀升。“给我重新计算警车过来的时间!”

“Sir,出市区的警局分部警车在反向路段巡逻,可能....”

“我要离它最近的车追上它的时间!”

短暂的沉默。“Sir,最近的车就是您,其他人赶上您还要大约十分钟。”

刘杰辉拼命压住自己的怒气。“目标车辆现在在哪里?”

“已经拐过盧吉道了,像是要往山上开。”

盧吉道,山上。刘杰辉迅速在脑海里画了一幅路线图,试图揣测那辆车要去哪里,而结果令他倒吸一口凉气——那很明显是往简奥伟家去的方向!如果车里的人的目标真的是简奥伟,他就必须赶在那辆车上山之前截住它。那样一来正面冲突似乎不可避免,但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深夜出市区路上车辆稀疏,这让追击变得容易不少。刘杰辉很快看到了那辆和他一样疾驰的车的尾灯。而对方也似乎察觉到他一般放慢了速度。

“我看到它了。正在减速缩短距离。”

“Sir,我们看不到你。你们在两个监控探头之间的盲区里。援车被堵在道口了,正在突围。”

回去一定要通知所有人检查非中心路段的监控设置,并且下次演习时叫支援力量分散行动。刘杰辉在心里咬牙切齿。

“给我估计:盲区直径为几米?”

“五十米左右,sir.”

那辆车停了下来。

刘杰辉踩下刹车。

他现在明白了。假设那辆车上的人目标是简奥伟家,他们一定早就弄明白这段路上的一切细节,为的就是防止警队追踪。没有监控录像,总部根本看不到他正在或即将处于什么样的境地,自然也就无法判断支援车辆应该做什么样的准备。

如今他凶多吉少,可已然无路可退。

刘杰辉和那辆与EU一模一样的车辆保持了十米左右的安全距离停下来。

“我停车了。”

令人难受的寂静。

那辆车的后盖缓缓打开,刘杰辉不禁握紧手枪枪柄。

他看到支架,后盖再往上开,在往上,以一种缓慢到令人心生恨意的速度。然而紧接着他能看到了,那是一架连发式机枪,冰冷的金属枪身在路灯下泛着黑色的冷光。



刘杰辉险些没能在开火之前翻到车后座。碎裂的挡风玻璃飞入车内划破他的皮肤,本能让他闭上眼睛,在密集的活力下无法做任何动作,甚至无法回击。无线电发出嘈杂的噪音,他用尽全力摸到后座底下的快速装弹器并扣到腰带上,有几次飞来的子弹几乎擦过他的头顶。

——再不下车反击我会死在这里!

刘杰辉在火力稍弱的间隙打开车门扑到汽车后方,在后备箱的掩护下拉开保险。他听到脚步声,大概已经有人下了车。他翻身到车子下面朝假EU射出几发子弹,这个掩护极为有利,对方想从这个角度打到他并非易事。刘杰辉打中从侧面绕过来敌人的脚,在他倒地之前从车底出来抓住他脱手的冲锋枪对跑来的敌手扫射。如果对方有火箭弹那就糟了,而且援车被堵,他已是彻底孤军作战。刘杰辉清楚自己不能死在这儿,如果他倒下,那么几百米以外的简奥伟也难逃一劫。

他的蓝牙耳机突然发出蜂鸣声,刘杰辉这才发觉手机还在他的口袋里,刚才取装弹器时竟没有掉出来。

他想起来了,早些时候让简奥伟查他侄子和和蔡元祺有没有来往,大律师答应他一有结果就会电话的。如果不是他就是警局在无线电坏掉后拨他的手机,无论哪种,这电话打得都相当不是时候,好在警方的耳机统一语音操作。

“接听!”他冲耳机喊到,手上扣扳机的动作不敢停下。



他听到熟悉而沉稳的声音传入耳中。

是简奥伟。


* * *

“处长怎么样?”

“只有一辆援车成功突围,还没赶到。监控看不到,盲区内可能已发生交火。要不要叫救护车跟进?”

“先叫他们过去待命。”

“Sir,无线电联系不上处长。”

“Phoenix,试着打处长的手机。”

“Sir,处长的手机线不由警局总部专机,很可能会被监听,而且如果正在交火的话,手机大概也...”

“管不了那么多了,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到隔壁去打,回来告诉我们情况,措辞尽量私人,发现有监听迹象立刻挂机。”

梁紫薇听着敲击键盘声和通话音,紧扣桌沿的手已冒出冷汗。她转到隔间迅速拨号,听着令人焦急的等待音响起来。如果真是在交火,她私下希望处长还是不要接起来好。且不说手机可能已被击落,就算没有,被通话分散注意力结果也是致命的。耳机很可能也不在他身上,总而言之,这完全是一通没有希望的电话。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提示音告诉她刘杰辉的手机现在占线。

老天!这个时候谁还会给处长打电话,深陷险境的他又怎么会接起来?她继续听了一会儿,仿佛等待提示音回心转意,尽管她知道这是徒劳。

...但这讲不通,非常讲不通。梁紫薇没放下手机并装作通话还未结束,再回头看看大厅内。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的方向。她连忙回过头,快速放下手机保存通话记录。

她转身走回监控大厅。

“Phoenix,接通了吗?”

“No sir,提示音说处长的手机关机了。大概已在交火中损坏....”

“...Sir,监控能看到那辆车了。”

全大厅的注意一下子从她身上转移到监视屏上。假EU的速度依旧不慢,在路口掉转了个弯往远离山上的方向开去。又过了一分钟,屏幕上还是没显示出刘处长的车。

“最快的援车还有多久才到?”

“不到一分钟,sir.”

梁紫薇看着指挥者从屏幕前转身,但他深深低着头,她看不见他的眼睛。

“叫一辆警车护送救护车去事发地点。剩下的警车继续追踪。”

梁紫薇一步跨上前。“Sir...”

“再等等,Phoenix.”

嘶哑的外部通话音突然响起。“呼叫总部,这里是B213援车。已到达现场。有枪战痕迹,处长的车还在,但严重受损。未发现处长。救护车返回。请求追击,请求追击。”

“....允许追击。继续寻找处长。”


Phoenix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嗡鸣作响。她没等继续下达命令就走出门去,手里牢牢抓住自己的手机。她坐电梯下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手机连上电脑。

“导出通话记录”
“正在进行信号分析...正在解码...进度10%...请稍候...”

梁紫薇靠到椅背上叹一口气。这有点不尊重刘杰辉的隐私,但她必须这么做。

她不相信刘杰辉已经牺牲。警局会追查袭击他的到底是谁,但是关于那通占线电话,直觉告诉她,为了刘杰辉她不该公开。实际上,她感觉这件事还没结束。但此事不再有关警局,不是有关处长和他的失踪,甚至不是有关那些袭击者。她真正关注的,是能让刘杰辉在交火中还接起电话的那个人。


TBC


距离大家都期待的位置不远了。

我的剧情.我的节奏,救命啊我要抛弃这个坑了呜呜呜呜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1. 谦谦君子Sa温润如玉Gleam. 转载了此文字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