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刘】BORN TO DIE 向死而生

热成咸鱼的lo主更文啦!

Chapter4

晚上23:56,距离香港警务处处长刘杰辉失踪20分钟整。

梁紫薇还坐在办公室里,手指嗒嗒敲着键盘,其速度之快令人叹服。电脑屏幕的光映着她的脸庞,一旁的打印机提示灯忽明忽暗。她在等待,但她没有多少时间。

为了查出刘杰辉在失踪前究竟是与谁通话,她要分析信号,通过这种方式查出占线时刘杰辉的通话人。她从警局的技术员起步,所以这种查找对她来说不算太难。她只需知道电话号,再通过警局的通讯录找到人就行了。

十五分钟后,打印机吐出了几张纸。梁紫薇取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资深大律师,简奥伟。

EU失踪前那个撞车的男子名叫简奥利。这么相似的名字可不太像是个巧合,莫非他俩是亲戚?梁紫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搜索结果是EU指挥官沈美怡的简报,上面说简奥伟是他叔叔。

刘杰辉失踪距离他让我查撞车这件事不过也就短短一天而已,Phoenix暗想。是不是有点太巧了?假EU怎么会在这个当口窜出来?她突然想起李sir李文彬当年的内奸说法。可是,无论是她询问沈美怡时还是查档案都做得非常小心,而且这件事警局上下除了刘sir她没告诉别人,处长大概也不会到处乱讲。所以如果有内奸也不该知道这件事。

那么,难不成简奥伟知道他们在查这件事?这能解释他给刘杰辉打电话。但为什么非得在深夜?

最关键的是,刘杰辉为什么要接起来?

她皱眉,然后把纸张折好放进包里,快步走出办公室按电梯下楼。在车里,梁紫薇脱下工作服外套和高跟鞋换上一套轻便的运动装和鞋并戴好墨镜。她看看道路延伸向的远方,墨镜后面的黑色眼睛眨了眨。

如果从主路去简奥伟家会太引人注目。那里距离刘杰辉车子失事的地方太近,现在肯定有警察在四周游逛,她贸然开过去会被认出来。梁紫薇开上小路。

一个小时前,刘杰辉也是这样驾着车开向完全未知的地方。

要是他真出了什么事,梁紫薇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是她第一个告诉刘杰辉假EU离他家最近,不然处长也不会开车去追。他完全,完全可以没必要这么负责,负责到把自己扔进险境里去。

她曾经猜测过刘杰辉曾经为什么这么拼命,得到的结论却是:没有为什么,他天性如此,明知凶多吉少却还是要试一次。

红灯亮起,她扯出MP4开到外放。

音乐涌满车厢,低沉的女声缓缓开唱。绿灯亮起,Phoenix在音乐的陪伴下开车向前冲去。

*Feet don't fail me now
Take me to the finish line
Oh my heart breaks every step I take
But I'm hoping at the gate
They'll tell me that you are mine*

她用了几秒才想起这首歌的名字。Born to Die,向死而生。这或许就是刘杰辉一直在做的事,也或许是她将要做的事,谁知道呢。

*Choose your last word
This's the last time
'Cause you and I
We were born to die*

她知道简奥伟大概很有钱,可没想到他家房子居然如此之大,而且雇了管家。她有点后悔为了避免引人注目而穿得这么随便。如此一来,假若等一会儿要和他交锋的话,她的衣着会是她在气势上处于不利地位,尤其是在这里,简奥伟的地盘上。

“这个,警官,”在她亮出身份表示要和简奥伟谈谈后管家隔着门禁的通话系统说,“时间已经很晚了,请让我去问问简先生。抱歉您可能要等一小会儿。”

两分钟后管家回来打开了门。“请进,警官。简先生在会客室等您。请这边走。”

梁紫薇瞟了眼手表。0:40.

简奥伟正在会客室的沙发中坐着喝茶。见到Phoenix他立刻走上前去跟她握手。“幸会,梁女士。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再次见面。这么晚了,您有何贵干?”

“抱歉简律师,客套我们就免了吧。见面不多,但大家也都算老熟人了。”她在简奥伟对面的沙发上落座。“我来是为了更要紧的是。警务处处长刘杰辉在你家附近在开车追击时受到枪袭而后失踪了。手机落在现场。我们查了他的通话记录,最近联系人是您。”她撒了个谎,为了尽量争取主动地位,不让简奥伟觉得可疑。“能不能问问您和他通话所为何事?”

简奥伟听到后立刻停止了品茶并抬起头来。梁紫薇注视着他,对方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解,却没有震惊。

简奥伟率先移开目光,把茶杯轻搁到玻璃桌面上。他低头紧绞双手,这样一来Phoenix完全无法看清他的脸色。“我很抱歉听到这个。刘杰辉失踪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约一个小时以前。”梁紫薇还想追问电话的事,但最后还是决定先观察简奥伟的反映。“简律师,事发地点离你家很近,你听到什么响动了吗?”

“一个小时前我在书房写东西,书房不靠着大路,我听不到什么东西。你们确定嫌疑人了吗?”简奥伟抬起头,眼镜镜片反光之下梁紫薇看不见他的眼睛。

“还没有,不过我们会尽快。关于电话的事,简先生....?”

简奥伟靠到沙发里面看了她一会儿,眉头轻蹙。他抬起左腿搭到右腿上。“我的确给他打过电话。”

“那么,你拨打时听到对面有什么声音吗?人说话声,枪击声之类的?”

“我...好吧,有。”大律师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那面很吵,信号也不好。我以为刘处长在开车就没介意。后来通话进行到一半就断线了,我想大概是处长进隧道了。没听见枪击声。”

梁紫薇点点头。简奥伟的语言极其严谨,很难判断他是不是在说实话。“通话内容呢?”

简奥伟皱眉。“梁女士...”

“事关处长性命,请您无比协助调查,简律师。”梁紫薇探身向前逼问着,她知道长期的法场经验会让简奥伟的反应及其快,所以她给他留的思考时间越少越有可能听到正确信息。

“协助调查?梁女士,原谅我也要问你问题了----警局怎么会在没有查验不在场证明之前派一个在处长失踪后有大批外界消息要封锁的高级警员来调查我,一个仅仅是有可能的目击者,并且连一份需要我签字的官方文书都不带?”

梁紫薇愣了愣。这只老狐狸!她本该想到简奥伟会有这么一手的。

“所以梁女士,我看这根本不是警局派您来的,这是一次私下调查,对吧?”

现在再反驳只能让自己显得更加无力。她缓缓地点头。

简奥伟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这个动作看起来却还是一样彬彬有礼。梁紫薇没想到他居然会是这样一位强敌。

“不过,既然刘杰辉刘处长是我们共同的朋友,”简奥伟站了起来,“那么现在看来合作总是有好处的。”

梁紫薇松了口气。

“刘处长找我是因为他要我帮他查一份文件上的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很重要,他让我找到后给他回电话,可是看来我没把握好时机啊。梁女士稍等,我去拿一下那份文件,我们再找找它有没有什么问题。”

简奥伟走出会客室,梁紫薇向后倒在沙发里。她太高估自己了,从现在开始每一步都要小心,她不清楚这只老狐狸还要玩什么把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深夜的大宅弥漫着诡异的寂静。简奥伟还没回来,区一份文件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吧?她环顾四周,却发现刚才那位男管家不见踪影。

简奥伟还没回来。

梁紫薇感到一阵恐惧:她被算计了。该死的,快速走出门并沿来路回去像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万一简奥伟在前门等着她怎么办?跳窗逃走?窗后就是灌木丛,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扎得遍体鳞伤。那也要出去才行!她走到门边按下把手。

“梁女士,这么快就要走了?”

她还没来得及转头,后脑就挨了重重一下。她听到金属器件的摩擦声,猜测简奥伟是用枪打的。他有枪。他会去找处长吗?

她已经无法思考了。



“通过你家监控看见那个女的了。她是警察?”

“是,不过已经解决了。我现在过去你那儿?”

“不。刘杰辉由我们来审就行了。保护好你侄子,不能让这帮警察再找咱们麻烦。你留在你家把那个警察处理掉。”

简奥伟挂掉电话。

他看看晕在会客室门口的梁紫薇,拿起枪挂在腰带上。简奥伟把她扛进书房绑在一张椅子上。对方仍昏迷不醒。这女的没那么好对付,他得叫John把她看好。

John进来,简奥伟低声吩咐了几句就走出家门。他开上一辆相对低调的车,车后座放着一把冲锋枪和几盒子弹。

留在家里?简奥伟冷哼一声。李家俊还是年轻了点。他应该知道他简奥伟不听命于任何人。而现在,他要干对于他来说正确的事了。

TBC

C4!终于更了哈哈哈哈。
中间出来的歌就是Lana Del Ray的BORN TO DIE也是这篇文的灵感来源!:D特别好听大家可以找来听一下。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