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刘】BORN TO DIE 向死而生

人生第一次日!更!我要奖金[你这人
码着码着我就好心疼警花就把轮那啥给舍弃了不要打我哇哇哇因为我换成了割肉[。
你们先吃着。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

Chapter 5

“很好....你给他用的什么药?充到麻醉镖里?有你们的。”

“巴比妥酸盐,先生。他大约还要一个小时才能醒过来。您低估他了。简先生来电话前他已经放倒了我们两个兄弟。幸亏电话来的及时,我甚至以为简先生算错了时间点。”

“哈,他才不会呢。他早就把那一路段的监控同步了,什么时候该打电话他看得很清楚。至于他为什么要等你那两个朋友吃枪子再打可不是我的问题。”李家俊扳过刘杰辉的头来看清楚他颈动脉附近因为大量麻药渗入肌肉组织造成的肿块。“算你运气好,再往右偏一点颈动脉就会被割破,然后你们的那笔钱也就玩儿完了。”

“.....托您的福,先生。那么现在我们的钱....”

“别那么着急。”李家俊转头面对身后拿着枪的壮硕男人,“还不是时候。你等会把他外套脱下来搜身,等药劲过去一会儿给他吃两片这个叫我。完事儿了后,钱就是你们的。”他把一个小药瓶递过去。

男人看看标签。“Methamphetamine.脱氧麻黄碱?这东西有副作用的sir,这个剂量下恐怕....”

李家俊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少废话,多做事。没人教你这个道理吗?”

男人垂下头。“Yes sir.”

李家俊冷笑一声,转头盯着昏迷中刘杰辉的脸。他注意到对方脸上有几处擦伤,但等会儿就远不止这些了。远不止,一直到他愿意开口的时候。



刘杰辉能感觉到意识在一点点回到他的身体。他隐约能看见面前坐着一个人。手没法活动。

晦暗的房间中有水滴到地上的声音,很有规律。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法适应周围的黑暗。有车子的轮廓,这是个车库。什么地方在痛。干渴,水....

他又晕了过去。

清凉的液体流入喉中,他抬头索求,如沙漠旅人。他的手腕被手铐弄得很疼。是手铐,他应该带了回形针之类的东西,只是记不清了。

刘杰辉眨眨眼睛看清面前的人,然后他还是宁愿自己再晕过去得了。

“醒了,刘处长?”李家俊单手抄兜,另一只手拿着一杯清水。“我还以为得再过一会儿呢。你身体代谢能力蛮强的。”

他这时才感觉到周身的躁热以及频频出现的视觉模糊。那股燥热很奇怪,全身都有,如炽热的岩浆在他体内翻涌,让他低声喘息,最后却全都涌向一个地方。他的下半身。

“你给我用的什么药...”刘杰辉挣扎着问李家俊,发现自己声音极其嘶哑。

“脱氧麻黄碱啊。”听李家俊的口气,就好像这只是颗太妃糖。“或者你叫甲基苯丙胺?警局的药物说明上应该有吧。能造成暂时的神经清醒及活跃,为了防止你等会疼晕过去。只有这方面的药效有利用价值,不过副作用我可就无能为力了:幻觉,头痛以及,”他玩味地笑了,“性兴奋。很抱歉,处长。”

现在清楚躁热的出处了。刘杰辉低下头,他的西服外套被人脱掉,双手已被手铐束缚在椅子后方,腿却没有。他勉强活动大腿,发现之前为了以防万一绑在腿上的刀鞘中的利刃已不见踪影。

这么坐着纯粹是等死。刘杰辉想在药效没完全发作前做一次相当危险的尝试----他不能死在这儿。

他向前挺腰带倒绑着他的椅子,一脚踢中李家俊小腿。以他目前的状况,这一脚显然不具备伤到李家俊的力道,却足够让对方因为中心不稳而跌倒。刘杰辉用还剩下的一点力气全都使到了试图砸碎木质的椅子上,可还没动作右臂就已经被飞来的子弹擦伤。

他疼得仰面倒下粗喘。那股灼热感让他四肢发软,伤口流出的血染红白衬衫。

“我可以掉已轻心...”李家俊从地上爬起来。“但我的狙击手们可不会。你到了我这儿还想逃出去吗处长?在荷尔蒙骤然激增的情况下打架可对你没有益处啊。”

他朝刘杰辉脸上重重地来了一拳,后者不得不偏头把血吐出去。束缚用的手铐被重新锁在墙上纠结伸出的管道上。李家俊抓起暗处矮脚桌上的龙舌兰泼在衬衫被血染红的位置,无处可逃的刘处长浑身一激,死死咬住下唇压抑痛呼。

“再玩这些小游戏就没意思了,现在该谈谈正事了处长。”李家俊发狠地揪住刘杰辉后脑的黑发逼他抬头,“听没听说过EPB1?”

尽管浑身上下漫溢奔涌着药力带来的性冲动,尽管右臂被泼上酒液后的痛感刺激得发麻,刘杰辉还是很快想起了EPB1.那是他接任时得知的一个秘密系统,全称应急状况B计划一号,是警局为了应对由犯罪团伙造成的联络监控系统整体瘫痪而设计的应急程序,可以在几分钟内迅速启动备用防火墙反追踪被设置恶意病毒而瘫痪的警局资料库操控者。EPB1的备用防火墙很安全,但需要一个密码激活。那个密码只有每一任警务处处长一个人知道,每一任处长也一定会改换密码。一旦键入,无法撤销。防火墙保护警局整个系统数据库,也就是说,键入密码的人,可以在几分钟内掌握警务处所有内部资料。

“你想要密码?”他注视着李家俊。这相当于他要控制整个警务处!

“不然我‘请’你来干嘛?”

刘杰辉尽可能地抑制浑身上下的痛苦。“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告诉了你,键入密码时也需要至少两位部长录入指纹,我一个人仍然打不开。”

“两位...”李家俊装出思考的样子。“你忘了我父亲了?至于另一位,我都能把你抓到,刘处长,你以为再找一位对我来说是难事?”

....又是李文彬。他想通告警局,无奈身不由己。

“这是第一次问你。EPB1的密码,说不说?”

他抬头看着李家俊。

“我早该想起来你是什么样的人的,处长。”李家俊耸耸肩一把扯开他的衬衫前襟,这个动作让他下身一阵骚动。“哦对,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容易就被我们弄到手了?”

他没等着刘杰辉回答,而是压低声音凑近对方耳边。“简奥伟大律师从来就不是你的朋友,刘杰辉。他那通电话是分散你注意用的。等到香港警方全被我们掌握的时候,你就在监狱里感谢他吧。”

他的头被迫抬高,冰水猛地泼下来。刘杰辉无法呼吸。他浑身的神经被水刺激,被温度刺痛,他的鼻腔里仿佛有人用利刃磨蹭。他的肺只能汲取到冷水,冷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他的身体本能地挣扎,对抗着汹涌而来要夺他性命的冰水的洪流,然而无论被钢铁手铐磨破的皮肤还是右臂的子弹擦伤都在提醒他一件足够令他彻底绝望的事情:尝过信任某人却被背叛的滋味吗?很简单,就是这样,如同死亡一般,简单到足以致命。



冰水再次停止时仿佛已经过了整个世纪。

头套被揭下,刘杰辉无力地粗喘着,咳嗽着。神经已经被零摄氏度麻痹,他现在感觉不到痛了,但李家俊拿刀挑开了他被子弹灼伤的皮肉,剧痛如鞭刑一刻不停地折磨他。脱氧麻黄碱的药效有消退,他早听说任何痛苦都有一个极点,过去了也就好了,他觉得他正在向那个极点稳步迈进。

“我该问你第三遍了。如果这次你说一个字符,咱们就先休息五分钟。”

刘杰辉呢喃了一声。

“抬头重复一遍!”

“你都开始退而求其次了,混蛋。”

李家俊的怒火从心底腾地一下燃起,他现在就想一枪毙掉刘杰辉,还不到时候,他提醒自己。再等等。

旁边的桌脚有个盒子,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不同样式的雕刻刀。他拿起一把最小号的。“如果冰水对你来说还是开胃菜的话,那么这个就算是大餐了。我再问一次,说不说?”

刘杰辉下垂的睫毛上挂着水珠,他摇摇头甩掉。

“否定?很有勇气啊刘处长。”

雕刻刀碰到皮肤的一瞬,朦胧中刘杰辉差点以为那是什么金属治疗器具,他躺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上,马上就要脱离危险。可主治医生大概是忘记麻药了,因为下一秒的剧痛直冲他身体内部而去,他不受控地仰头嘶叫,手臂向后绷紧,雕刻刀从皮肉中脱出,鲜血滴在地上。

还没等李家俊换第二把刀,审讯就被跑进来的一个带伤的守卫打断了。

他挣扎到诧异的李家俊身边低语几句,后者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让他进来。”

守卫跑出去,脚步声在偌大的车库激起回音。李家俊向刘杰辉低下头。

“说不清是不是时来运转,不过处长,有朋友来看你了。”

幻觉骤然被驱散,刘杰辉猛地抬起头,铁栅门前立着一个被外界光源勾勒出的剪影。那剪影还和在Giando Italian Restaurant里时一样优雅,只是手里的酒杯换成了冲锋枪。此刻他愣在门旁,显出些许惊愕。

那人快步走过来,李家俊意义不明地笑了。“早该知道你不会听我说话。”

刘杰辉低下头,他刚积攒起来对抗疼痛的力气就这么完全被消磨干净。

他不想在受刑时面对的人名单太长了,简奥伟在名单首位。而现在,简奥伟正向他走来,还穿着他那两千美元一套的西装,唯一不同就是手里多了把枪而已。


TBC

从这一章开始lo实在懒得查错字了,大家谅解lo手机凑合看吧,谢谢谢谢。
审讯所有灵感来自最近狂追的美剧Person of Interset疑犯追踪,特别特别好看搜狐上有大家可以找来看,看看能不能在John Reese身上找到被虐时警花的影子。[不要这么无耻地用别人家tag卖安利!!
这章的不可描述部分有点短了辜负了大家求不咬我,呜呜呜呜,真诚的求饶眼神[被打飞]至于为什么会日更要感谢@ChainSMoker,这人一天催我二十遍...。不过我还是爱这人🌝
最后求加同好QQ!大家都来私聊我我加你们!!扩个列嘛好不好!飞吻😘

最后的最后,如果谁愿意教我艾特就更好了。

评论 ( 16 )
热度 ( 27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