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刘】BRN TO DIE向死而生

大家好lo主挣扎着朝平坑迈进了。我在诚恳地考虑弃坑大家可以自己脑补下文吗谢谢你们

 

CHTPTER 6

简奥伟看到他这副样子明显愣了几秒。刘杰辉不想与他对视,他目光下垂,看得到大律

师握握枪的手明显松了一下。

李家俊的目光一向敏锐,他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此刻他迎着简奥伟走过去,眼睛里

满是讥讽和嘲笑。"我没想到您也会大驾光临。"

简奥伟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径直走向刘杰辉,没理会与李家俊肩膀的恶意碰撞。他蹲下

身想用手指触碰刘杰辉的伤处,却被对方虚弱地甩开。警务处处长脸上布满因疼痛带来

的汗水,领口大敞,不过这些显然不能抵消背叛带给他的愤怒。

简回头看了看李家俊,脸上明显流露几分焦急。"Sean..."

"你他妈的混蛋。"

受刑之后刘杰辉的声音仍坚毅若淬过火的冷铁一般不容置疑又冷酷无情,在空荡的车库

中散开,传到李家俊耳朵里,后者得意地冷哼一声。"简议员,看来处长不是很想跟你谈

啊。"

简奥伟倏地站起身,刘杰辉能感觉到他压抑的怒火和衬衫下绷紧的肌肉,好像一头雄狮

。枪支零件摩擦发出清脆响动,枪口空洞直指李家俊头顶。与此同时,几束激光瞄准也

齐刷刷打到他身上。

"你给我出去。半个小时以后再进来。"

刘杰辉还有力气抬头诧异地看看他。"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李家俊意味深长地吹了声口哨,但还是踱着步子走到他们视线之外。

"刘杰辉,"简奥伟低头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我现在要救你。还有,既然你认为我是个混

蛋,你就最好别去管混蛋要做什么事。"

从刚才李家俊对他用刑到现在,刘杰辉一直没有感受到恐惧,只有绝望以及不断堆积的

愤怒。然而,就在简奥伟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害怕某件事

的发生。他看着简奥伟重新蹲下来望着他,眼睛里写的是歉疚还有少见的真诚。这样的

眼神在从前可不多见。

他俩都不说话。沉默和刘杰辉的血滴到地上的声音填补着信任空白。

"Sean,告诉我。"还是简奥伟率先开了口。"权限的密码。我可以告诉李家俊一个假数

字。他们妨碍不到我。"

"你身后也有人?"刘杰辉艰难地坐直好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屈辱。"你也想知道的话,跟他

一起问我好了。你比他了解我,你知道我不会说的。"

"那个密码完全是无稽之谈。"简奥伟听起来有点焦急。"听我说,警务处不知道的有些

事,在法院被内幕玩得很明白。你们还被蒙在鼓里。多少犯罪分子都知道了这件事,李

家俊他们只是其中最有能耐的把你抓来而已。把密码交到我们手上,比在你那里安全不

知多少倍,也算是帮你消灾。我会找人放出话去,这样以后开庭时将不再会有人制造交

给你们警队后还要处理的麻烦。"

"简奥伟我提醒你,我现在没有任何跟你合作的理由。我们联手的时间从你把我卖给李

家俊的那一刻就停止了。"

"我们原定要和你谈判!"大律师半是无心半是有意地一把扶上他的胳膊,刘杰辉疼的浑

身一阵痉挛可仍然撑着没喊出来。"我没有允许他对你用重刑。"

"让我相信这不是你们事先安排好的比想象中要难。"刘杰辉嘶声道,"而且,他把我问死

在这儿也一个字都别想知道。你也一样。"

"刘杰辉请你成熟,现在没人和你玩你的正义游戏!你死在这儿,对我,对警局乃至全香港

的损失你能估计吗!"

"对你?"他抬起头。

"之前的事,我道歉。现在我可以帮你出去,但是你必须和我合作。我没在和你商量。"

简奥伟回头看一眼李家俊离开的方向。"对不起刘sir,陪我演场戏。"

枪口发狠地顶入他皮肉被挑开的位置,刘杰辉的神经似被重锤击过,他还想再说什么,甚

至想给简奥伟一拳,可是来不及了。他晕了过去。

"你可以进来了。"简奥伟沉着脸朝外面的李家俊喊。

他走进来时仍是一脸的玩世不恭。"问出点什么来了吗简律师?"

"没。"简奥伟装着叹了口气。"他晕过去了。"

"晕过去?"李家俊凑近到他跟前。"道貌岸然,审讯的技巧您真是一点都不懂。那边有盆

凉水,把他泼醒不就完了。"

简奥伟确实没料到这一手。

他低头看着刘杰辉此时此刻显得无比脆弱的头颅,几个小时之前在灯光映衬下格外精致

漂亮的颧骨上印上伤痕,他骤然有一种想伸手轻抚的感觉。他想把刘杰辉额前的碎发拨

开,想安抚他,想对他表示歉意。

"怎么了简,你不愿意?"李家俊惋惜地撇嘴。

还没等他阻止,李家俊已经一把抄起旁边的冰水猛地往刘杰辉脸上泼去。简奥伟下意识

地侧身过去挡,视线偏转间他没注意防备李家俊,对方迈上前抢过他手里的枪瞄准刘杰

辉心口。简奥伟反应还算快,再去抢枪显然已经来不及,李家俊修长手指间扳机扣动,他

只来得及挡。

刘杰辉受到凉水刺激几乎立刻就睁开眼睛,他看清了枪口的火光冲自己而来,他想挣脱

手铐,腕上皮肤被生硬拉扯出血。

他下意识闭上眼睛。

疼痛并没有如期降临,再睁开眼睛时李家俊举枪站立,简奥伟倒伏在他肩头,一只手仍死

死扣着他肩头,背后靠近右臂之处中弹,鲜血一点一点漫进他马甲昂贵的布料。

刘杰辉大脑一片空白。

"处长,我改主意了。"李家俊手指重新搭上扳机,"或许你自己捐躯可以,但是如果你还

不肯把密码说出来的话,我这一枪,就是两条人命。"

简奥伟呻吟一声,李家俊稳稳瞄准刘杰辉紧蹙的眉头。

"CHOOSE YOUR LAST WORD,THIS'S THE LAST CHANCE."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