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寒战2】【简刘】BORN TO DIE向死而生

死在剧情。


Chapter 7

“我们没多少时间了,刘sir.有人找到这儿对大家都不好。”李家俊看看表打了个响指,朝紧贴在刘杰辉身上的简奥伟抬了抬下巴。“这一枪打到他身上还有知觉算幸运的。不过下一枪我就说不好了。”

有一个念头在刘杰辉脑内嗡鸣作响:简奥伟替他挨了一枪。

这算一种道歉的方式?简奥伟这样的老手也会感到良心不安?打破信任危机?那这代价也太大了点,不像简议员会算的糊涂账。

汗液和冷水湿透了他的衬衫,简奥伟身上十分温暖,隔着几层布料源源不断地传来。疼痛影响了他的思考。刘杰辉低头小声叫着简奥伟的名字帮他保持清醒,不过根据搭在他肩膀那只手越来越小的力度来看,这几乎毫无用处。鲜血的印记散开得更大,温热之感流到他大腿上,大律师不可能经受过中枪后该怎么做这样的专业指导,留给他们的时间太少了。

刘杰辉不想原谅他。也许这辈子都不会。但是有几秒钟,他自己的死活甚至不再重要,如果把那个密码说出来能保住大律师的命的话,李家俊现在开枪也无妨。

他能做的只有死死盯着李家俊,绝望地试图挣脱手铐,以命相搏,玩着生或义的永恒博弈。只是他赌的是两个人的命,而非他自己。

“这样吧刘杰辉,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思考。十秒之后,你不说,我就开枪。你们的葬礼我一定去,说不定我还会想办法让他们把你俩葬在一起。”

李家俊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密码。他要挑战刘杰辉,如今他发现简奥伟是个不错的途径----年轻的警务处处长在上位后就相信过这么一个人。李家俊觉得这是个可乘之机,如此而已。更巧的是,简奥伟对他也还算重情重义。李家俊开这么一枪就是想证明这个。他在心里冷冷地讥讽着这两个人,如父亲,如他一样孤军作战活下来的几率都比盲目结盟要高。有人自以为是想要打破游戏规则,那么就只能死。

“简奥伟,Oswald,Oswald!”刘杰辉做着最后的尝试想要叫醒此刻伏在自己身上的大律师。

“处长,知道为什么你和他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吗?你和我爸一点都不一样,盲目自信,犯规,而且感情用事。李文彬李sir连他儿子都不信,事实却证明了他的冷静是对的。你呢?你认为随便搞个团体就可以挑战我了?”

刘杰辉抬头,那目光简直像要把李家俊生吞活剥。他拿枪的手转了转,满意地品尝警务处处长信任被他毁灭之后失败与痛苦的滋味。

“不幸的是,谁也没想过给你们第二次机会。”李家俊的黑眼睛蕴满冰冷,似深渊又似万古玄冰。

“十。”



梁紫薇带着头痛与无力醒过来,记忆一点一点回到脑海,她抬起头,见简奥伟的那个管家在旁边看着她。

见她醒过来,他赶忙站起来鞠躬。“女士,您醒了。”

“简奥伟去哪儿了?”

“我不认为先生会允许我告诉您。”

梁紫薇并非有意要理他。

她在来之前多半猜到简奥伟没打什么好算盘。为此她也做了工作。晕过去之前她被搜过身,不过好在用来开锁的曲别针还留在袖子里。

“你和他,不是好东西。”

她一边尽可能分散管家的注意力一边努力活动胳膊使袖子里的别针滑出来。

“悉听尊便,女士。我们都照章从事,您也如此。”

“完全不同。你叫什么名字?”

她装作活动脖子,转着头打量房间,寻找有可能出去的通道。但看了一圈,除了一堆看上去就得不少钱的家具,就只有她进来时的一道门。窗户紧锁。她不想打碎,那样太费时间。

她趁着管家回头拿水杯的时候拉直别针插进锁孔使劲一转。

管家听到响动,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她。

他显然不懂看管别人的技巧。这种明显是手铐锁被打开的响动都认不出来。梁紫薇觉得逃出去的希望进一步增大。

“你也听见了?”她皱了眉。“似乎是窗户出了问题。”

管家立刻走过去看。真是一点技巧都没有。梁紫薇有点同情他,这人不像心怀鬼胎,现在干这看人的勾当估计是被简奥伟逼的。

她悄无声息地脱下手铐从桌上抢过枪,在管家回过头之前冲到他背后给了他准确一击。他毫无防备,任人宰割。而她的力气甚至不算大。

梁紫薇立即开始搜身。她的所有防身武器包括车钥匙都被拿走,她现在一无所有,连时间都没。幸运的是她搜出了一把车钥匙,一把折叠小刀以及一盒子弹。没有快速装弹器,她只好随身提枪了。

车钥匙上有车牌号,她冲下楼找到车库拉开车门。

冷静,思考,Phoenix.思考。如果你的车上有枪,你会把它藏到哪里?

她低头找到车后座,方向盘后面,没有。驾驶座前舱,冲锋枪和两盒子弹,一个GPS。没有其他通讯工具。没有其它图片。

很好,很好。看来在车里藏枪是简奥伟的措施之一。打开GPS看看最近地点。开车去那儿,这是唯一的方法。

狭小地屏幕亮起来,梁紫薇快速操作。GPS弹出了一个废弃大型车库的地址。

该死的,简奥伟跑那儿去干什么?梁紫薇把头发拢到脑后简单绑起来避免妨碍视线,想都没想就踩下油门。



“九。”



车转下山,转下大道,梁紫薇打开车窗,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GPS的提示音冰冷地响着,她不知道她正驶向哪里。万一错了呢?万一这是个陷阱?万一从头开始就不对,就连刘杰辉都是他们一起的?

她为什么不联系警局?她为什么单独行动?

说到底她担心的就只有刘杰辉一个人而已。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还记得当时和刘杰辉在一起时的场景,那时他还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她更没有。他没有现在这么严肃。有一天下班他们去电影院,时值严冬,刘杰辉戴着普鲁士蓝色的围巾,站在霓虹灯下冲她招手,灯光在他脸上闪烁,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梁紫薇都能看见他在笑,那不是她常见的应付了事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被灯光涂成暖色,在凛冬中让他整个人散发从未有过的气息。脱掉西装就像脱掉一层外壳,让她明白哪怕是冰也有融化的时候。

她有点想哭,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罢了。


“八。”



她想起早先听到的歌声,This's the last time.他们都在奔赴死亡,有的时候生存就真的只是运气好而已。

天明将至。光芒一点一点在天幕中溢散开来,繁星将隐,她喜欢这个时刻,能给人带来希望,哪怕夜晚的黑暗在身后紧追,不想放手。

“七。”


* * *

李家俊依然稳稳地举着枪向他们走近。

“还不想告诉我?一个字母都不想?”

疼痛越来越明显地占据着刘杰辉全身。绝望一股一股地涌进身体,这比手上绑着即将爆炸的炸弹还要糟糕,那个时候他清楚地知道如果拆弹组不来他就要死了。但那时他是一个人,没有选择余地,没有谈判,没有商量,死亡就是终点,一点悬念都没有。现在完完全全不一样,他有选择的余地,有机会生存,带着屈辱,带着自责。

或者死掉,带着第一个他试图相信的人对他的背叛和这个人的命。

“Well-----看来是不想。六。”

“李家俊-----”

“你想说了?”李家俊打了个响指。“第一个字母是什么?真能豁得出去啊。”

“去你的吧。”刘杰辉的声音在颤抖。

“好吧。五。”

得知你的生命只剩五秒是什么感觉?刘杰辉闭上眼睛平稳呼吸。恐惧姗姗来迟,眼泪涌了上来,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仿佛在另外一个世界。

-----绝不能让这个混蛋看到我哭。

“四。”

刘杰辉偏头,这样他的脸颊就可以抵到简奥伟的额头上。大律师身上比他温暖多了。他蹭掉从简奥伟发际线渗出的汗珠。

“Oswald...”

“三。”



简奥伟突然扣住了他的肩膀。力道之大让他浑身一颤。刘杰辉抬起头,李家俊还没发现这个动作。

他缓慢地用鼻梁抵上简奥伟的额头,小幅度向下蹭着。李家俊皱眉轻咳,他却不想去管。简奥伟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什么,他得跟他说话。

李家俊离他们太近,出一点声音都能被他听见。

手没法动,他只好提肩让简奥伟顺着他的动势向上挪位置,这样他就可以基本上处在和他平视的地方,刘杰辉不能直接凑到他耳边听他说话,那样无疑会勾起李家俊的好奇。简奥伟脸色正在一点点苍白,但应该能撑住...

刘杰辉一咬牙,豁出去了。

他直接低头吻上简奥伟的嘴唇。这招有用,唇舌纠缠间的温暖能给他俩积蓄些许力量,刘杰辉想起末日前的最后温存。他余光扫到李家俊,对方此刻明显愣在那儿,甚至忘了嘲讽几句。

他们扳回一城。这只是计策,但出人意料地,刘杰辉还想让此刻更久一点。

简奥伟不知和他从哪儿来的默契。他们分开一点,距离甚至不够二人呼吸,简极小声地快速说出一个名字。刘杰辉拼命集中精神才勉强听见。

“Phoenix.”

Phoenix?她过来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必须拖延时间再给她进来的时间。刘杰辉重新吻上去,他的心跳很快,脑子里也在快速思考着。拖时间的唯一方法就是告诉李家俊密码,假的没有用,李和他背后的人一秒就能查出来。

“二位,死之前清静一点好吗。”




“...我说。”

刘杰辉立刻转开眼神,他不想面对李家俊得胜的骄傲神情。

他小幅度偏头,外面的天空已经见得到阳光,还有挡在阳光前一个小小的女性身影。

还是先别管简奥伟怎么知道她要来的吧。

“靠近我。”

李家俊走过来,可仍然没放下枪。

但愿Phoenix已经把外面简奥伟没杀的守卫解决掉了。

“密码,告诉我吧。”

“先让你的狙击手撤出去。他们不该听到。”

李家俊哼了一声朝他们身后摆摆手,等到脚步声远了才把视线转回来,大概他也觉得刘杰辉此时已经构不成威胁。

刘杰辉装出十分悔恨地样子开了口。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想看到李家俊脸上胜利的微笑。

“九二...”

消音器下枪响几近无声,唯有血液溅出。李家俊毫无防备,枪支脱手掉落到刘杰辉脚下,他立即踩住。简奥伟终于放松紧绷的身体,撑着他身体扭头看李家俊,对方眼里充满不解与愤怒,眼神渐渐空洞,却仍不肯倒下。


Phoenix离开做掩体的箱子,快步跑来,她还想再开枪,却被刘杰辉及时喝止了。他看着她跑过来。

他长舒一口气,仰起头。他听见Phoenix喊他名字,可无心应答。他赌赢了。此时此刻,刘杰辉只想好好睡一觉。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