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危城】【锋亦】药香

这是一篇十分不经意见脑补出来的,文风渣,啊果然师兄弟最好吃了.

时值严冬。

军帐里自然睡不暖,冷风呼呼地往里吹,看了一天从南边战场来的报告曹军失利的信件,张亦气的脑门子生疼,这帮当兵的一个个入营时口号喊得响亮,真要是上了战场,不拿枪在后头顶着还不知他们要怎么举着白旗跑过去舔敌方将军的皮鞋。

信件当然不能给曹家二爷看,除非他自己想脑袋不保。再者说,曹瑛不是吩咐过吗,把仗给我打赢,至于用什么方法,那都是他张上校自己的事。

习武之人当年吃不饱穿不暖,一天到晚没事就是棍棒交加,你来我往乒乒乓乓,硬生生给张亦落下了个风湿骨寒的病根,倒也不严重,他也就没费心思请什么神医法师看病驱邪,大男人一个,怎么就不能忍着。这不天又要下雨,膝盖隐隐约约疼个没完,不似利剑穿心,而是就好像有什么人拿冰碴子狠狠按上不拿走,好生折磨人。他也当不知道,明天还得给曹少璘出营随便拿点什么古玩珍宝回来把玩,这个曹少帅,手里没有点什么稀奇玩意儿就闲不住,但还真别说,他对哪哪朝哪哪代什么什么天子的小玩意儿还真是了如指掌,张亦打小没念过书不知道,曹少璘在那夸,他也只是瞎和着,问啥啥答不出来,到最后还得被少帅气哼哼骂一句没用猪头。

不过这么些年下来,古玩市场的规矩他倒是摸透了,早期的鸟儿有虫吃,你越早去,好东西就越是你的,想在床上多赖一会儿大明天儿了再溜达,甭管你是曹少璘还是曹瑛,照样没有人搭理你。

既然明早要早起,现在还是早些睡了比较好。张亦想着开始脱衣服解扣子往床上一翻。

静下心来刚要睡着,他就觉着了哪儿不对。侧耳一听,院子里窸窸窣窣一阵细响,旁人要是听了,无非夜半三更,老鼠啃梁柱罢了,然而张亦当年走镖经验丰富,这动静摆明了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到他张上校的地盘偷鸡摸狗来了。

张亦冷哼一声,倏忽间还真是打心眼里同情这个小贼,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正派小市民干些偷盗的活儿倒也有情可原,只是误打误撞偷到他的头顶上,军营重地,可就完完全全不能算小偷小摸这么简单了。

想都没想,张亦下床窜到墙边的长枪旁,脚尖一顶木杆下方,枪尖寒光微闪,一眨眼的功夫,上校已飞身出了营门,黑靴在白花花的雪地站定,喝一声:“什么人?”

话音未落,张亦身后黑影一闪,小贼身手不错,不过想逃出生天还是为难他了。

枪上红缨在雪地夜幕中拖道暖意出来,张亦反手拿枪,利刺向后。他未曾想取那人性命,跟了曹少璘那个变态这么多年,他心里还有点人气算好的,就当是为自己积德。吓唬这不知轻重的毛头小子就足够了,他今天心情不错,不想见血起了杀心。

利刃锁喉,小毛贼倒也不害怕,不卑不亢,头套一揭悠悠开口,“师兄,今晚有兴致舞枪啊。”

张亦回头一看,帐中微光正映照那张玩世不恭的俊脸。

他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他那不知天高地厚让他操了不知多少心可是看见那张脸就下不去手的浪子师弟马锋。

死小子,来这儿干什么?

环顾一圈四周无人,张亦收了枪拉马锋入帐,低声询问:“你小子半夜睡不跑我这儿散步来了?限你十个数的时间,我就当没看见,你赶紧走,别等会儿有人进来报告不好解释。”

可能刚才还是被张亦那一枪吓出了点冷汗,马锋声音听着有点虚。“我哪有那么好兴致,师兄,我这不是关心你给你送药来的嘛。”

药?张亦在心里皱了眉头寻思这小子真是丧门人说丧门事儿,他张上校好端端的没伤没病,马锋是不是看着他跟着曹少璘这些年也没干什么好事才特意过来咒他早点死了,要不婆婆妈妈操什么心送什么药?

“我没伤没病,你别在这说瞎话。”张亦没好气白他一眼谁想正好和这小子对上眼神,别说人丧门,小滑头年轻时一副端正面孔白白净净的,走镖路上惹了不少小姑娘红了脸,这长了点岁数留了胡子,给这张小白脸平添几分沧桑之气到还是那么耐看。马锋感觉到师兄的眼神在他脸上扫来扫去挑挑嘴角笑了:“我这张脸师兄不是当年已经腻烦了么,怎么还在死盯着看?”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有事说事,没事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张亦手指在枪杆上敲敲。

“也不是什么大事,真的就是送点东西。”马锋把一个包裹拎到张亦床上,“我记得师兄有风寒骨痛来着?”

张亦一愣,走镖时的旧病,马锋居然还记得。说浪子无情,自己的师弟到底还是长点心的。

“是。干嘛,这包裹里是什么?”

“药啊。”马锋一脸无害摆出一副师兄你怎么明知故问的表情。“我上城东老中医那儿叫的药,师兄你先用着,指不定管点事。”

张亦心头一暖,把药包拿起来,沉甸甸的。“不是找的江湖郎中拿假药害我吧?”

“当然不是。”马锋一抱拳。“忘师兄早日康复,才好继续带兵打仗,提早升官,光宗耀祖。马锋先告辞了。”

不等张亦挽留,黑衣师弟一个箭步窜出门去,噔噔噔几下,张亦只能在后面苦笑,奈何追也追不上。

他倒是还像年轻时一样,脚下生风。自己如今已经被军职绊住了脚,动弹不得了。

张亦掂量掂量药包,放好枪重新躺会床上,黑暗中他轻叹一声,到底是师兄弟,同门之情,要如何才切得断呢。

FIN.
来来来师弟给老干部雪夜送温暖

评论 ( 4 )
热度 ( 61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