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am.

我有MACUSA的认证驾照呢:D

【GGPG】大雪漫山

两个小段子,算是对GGPG的感觉吧...这对太迷人了,简直爱与黑暗的故事。没有剧情没有主题。


1 谎言


那张被格林德沃撕下的面具如今又一次戴回他脸上。重担轰然降临:他又要独自面对这一切了。褪去责任,社会和地位贴上的标签,他永恒的弱点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盖勒特曾用锁链环绕它,用咒语束缚它,在每一个不是他自己一个人度过的夜晚。山间夜晚的寒冷被炉火和几道咒语轻易驱散,在那之下,仿佛永无休止的辩论,对峙,直到深夜的帷幕在精疲力尽中茫然落下,掩盖无法弥合的,血淋淋的伤口:他沉默地亲吻面前罪大恶极之人,并非祈求原谅,只是维持这既脆弱又坚不可摧,几乎称得上病态的陪伴。

他从不需要什么该死的原谅。如果有谁真能宽恕这一切,那同时意味着他和盖勒特•格林德沃这唯一的,罪恶的联系即将断裂。孤独的利刃所带来的伤疤让他体无完肤。他期冀着,期冀着能没入黑色暴君掌管的汪洋;尽管巨浪会使伤口骤痛,尽管深水无底沉沦无尽,但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

海水会永远围绕他,永远,即使溺毙之后亦然。自知如此的确残酷,但至少他伸出双臂时还可以拥抱黑暗,而非彻头彻尾的虚无。

他恨盖勒特•格林德沃。

一个完美的弥天大谎。



2 信徒


在帕西沃尔那有关最后时日的记忆中,他仿佛一位圣人。盘旋于战争,硝烟和谎言之上,盖勒特•格林德沃甚至不再是一位超级罪犯,只是这个世界上亿万个怀揣秘密的生灵中的一员罢了。格雷夫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次相遇;但他并不在乎这个。大街上,法庭上,冥想盆中,都无所谓。他们都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的人,至于目的本身相同与否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因为这些目的而变得有意义和方向,就像两支擦肩而过的箭:互不相干,却能在千分之一秒的相遇中感受空气因为高速摩擦产生的剧烈颤抖。

那是一种狂喜。至少它让格雷夫斯明白,他的生命绝不仅仅归自己所有。即使两支箭在空中香桩,箭杆因巨大的冲力分崩离析,那也不值得遗憾。这恰好证明了他曾经存在过,有一个目的,一种生活,一段经历,一个对手,而他终将带它们走进坟墓。

相遇与否,非他能用魔法掌控。这是世界的魔法,是隐藏在他心中最残忍的秘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允许任何个人把他的秘密揭开和毁灭,无论代价如何。

他或许会看到格林德沃毫发无伤地走入室外刺眼的阳光,或许不会。但他知道,格林德沃不会回头。帕西沃尔能想象到他微笑的样子,适应黑暗的眼睛在强光下微微眯起,在他背后是转过身去的格雷夫斯,走进更深处的黑暗阁楼。

他看不见盖勒特所向何方,正如信徒虔诚垂下头颅的瞬间,圣人堙没在强烈光芒之中,不复存在。

他的圣者,他又如何深爱他所信仰之物呢?

end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Gleam. | Powered by LOFTER